來源:《人文天下》2018年5月刊(總第120期) 來源作者:畢緒龍 來源時間:2018-06-15 10:03:05編輯人:  發布時間:2018-06-15 10:03:05 瀏覽次數:

畢緒龍:數字文化產業政策的六個關注點


    《文化部關于推動數字文化產業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是數字文化領域首個宏觀性、指導性政策文件。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1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712月,我國網民7.72億,互聯網普及率達到55.8%;手機網民7.53億,其中使用手機上網的人群占比97.5%;共享經濟規模3.5萬億,移動支付規模超過158萬億。數字產品、服務、模式層出不窮且迭代極快,數字文化產業發展有了良好的社會基礎、市場基礎,同時也從宏觀方面考驗“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從微觀方面考驗“內容與載體”的關系,“導向鮮明、戰略突出、放得開、管得住”勢必成為政策的主要目標。細細研讀政策,有六個方面的關注點與大家分享。

  

  一、概念與信號

  數字創意產業列入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數字文化產業是數字創意產業在文化領域的產業形態?!吨笇б庖姟访鞔_了數字文化產業的概念,向全社會發出了鼓勵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明確信號。業界所謂“互聯網文化產業”,在文件中被正名為“網絡文化產業”,是數字文化產業的一個組成部分,包括網絡音樂、網絡文學、網絡表演、網絡?。ü潱┠康葮I態。“特色文化產業”依然是內容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數字文化產業結構中被定義為“傳統文化產業”,包括演藝娛樂、藝術品、文化旅游、文化會展等,并要推動其進行數字化轉型升級。

  

  二、特色文化產業數字化轉型升級

  《指導意見》提出四個發展方向,簡言之,即優化供給、資源數字化、跨界融合、促進消費。四個方向均強調了“內容導向”基礎上的轉型升級,其中“內容”的一大塊即“特色文化產業”的“內容”。

  第一,特色文化產業發展,在產業鏈各環節將會受到“文化資源數字化”“文化資源創意化”“文化資源轉化利用科技化”“特色文化產品市場化”等方面的明顯影響和政策支持,為特色文化企業利用數字化技術、創意設計力量、互聯網平臺等提供了環境氛圍和行業基礎。

  第二,《指導意見》在優化供給方面提出:“大力推動演藝娛樂、藝術品、文化旅游、文化會展等傳統文化產業的數字化轉型升級,推進文化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span>

  第三,《指導意見》在資源數字化方面提出:“實施數字內容創新發展工程,鼓勵對藝術品、文物、非物質文化遺產等文化資源進行數字化轉化和開發,實現優秀傳統文化資源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依托地方特色文化,開發具有鮮明區域特點和民族特色的數字文化產品。依托文化文物單位館藏文化資源開發數字文化產品?!?/span>

 

  三、價值導向和監管方式

  《指導意見》立足于原文化部職能范圍,對動漫、游戲、網絡文化、數字文化裝備、數字藝術展示等主要產業領域進行重點布局和引導。廣大企業要更加注意《指導意見》強調“引導”的主要內容。

  1.加強游戲內容價值導向管理

  建立評價獎懲體系,扶持傳遞正能量、宣傳優秀傳統文化、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游戲品牌。改善游戲產品同質化、低俗化現象,培育國產原創游戲品牌產品、團隊和企業。引導和鼓勵開發具有教育、益智功能的應用游戲和功能性游戲。

  2.實施網絡內容建設工程

  大力發展網絡文藝,豐富網絡文化內涵,推動優秀文化產品網絡傳播。鼓勵生產傳播健康向上的優秀網絡原創作品,提高網絡音樂、網絡文學、網絡表演、網絡?。ü潱┠康染W絡文化產品的原創能力和文化品位。

  3.探索創新適宜的監管方式

  對數字文化產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區分不同情況,積極探索適合其特點的監管方式。建立適應互聯網傳播和用戶創造內容趨勢的內容監管機制;建立健全文化市場警示名單、黑名單制度,構建以信用監管為核心的事中、事后監管體系;改善行業管理規制,建設企業信用監管體系。

 

  四、“集成性”的財稅金融政策支持

  《指導意見》把自2010年以來原文化部內財稅金融、科技創新、人才培養等幾乎所有相關政策做了“集成”,體現出很強的支持力度。

  1.資金支持

  用好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等各類財政資金,中央預算內投資、國家專項建設基金等投資政策,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等模式。

  2.稅收優惠

  支持符合條件的數字文化企業申報高新技術企業認定,享受減按15%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等政策。對企業發生的符合條件的創意和設計費用執行稅前加計扣除政策。

  3.投融資支持

  加大直接融資力度,積極運用債券融資,支持設立數字文化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和各類型相關股權投資基金。建立投融資風險補償和分擔機制,鼓勵開發性、政策性、商業性金融機構支持數字文化產業發展,推進投貸聯動,實現財政政策、金融政策、產業政策的有機銜接。

  4.產品服務支持

做好數字文化產品和服務納入《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產品和服務目錄》的落實工作,支持享受有關優惠政策。

 

  五、關于對政策目標重心的理解

  數字文化產業的主體在市場,大企業在BAT,還有一大批民營中小微企業。從精準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角度來看,政策目標重心應更加注重兩個方面:一是“放管服”改革背景下的監管與規制有效;二是引導激勵市場健康發展有效。

  1.嚴格堅持底線、邊界性質的內容導向

  政策的監管規制雖后發于市場,屬于導向問題,但對于數字文化產業發展而言,為人民提供更好的精神食糧、創作生產出更多更好的正能量的數字文化產品服務很有必要。

  2.宏觀調控數字文化產品結構的內容導向

  不管市場用什么文化資源、開發什么產品,不鼓勵支持“過度娛樂化”,凸顯市場經濟中的內容消費導向。

  3.更加關注傳統文化資源轉化的數字文化產業的內容導向

  明確激勵措施,以引導市場要素向短期經濟效益不強、但具有戰略性意義的特色文化產業方面聚集,保障特色文化產業“對傳承創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優化文化產業布局、推動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發揮文化育民、樂民、富民作用”戰略目標的實現。

  綜上所述,實際上存在三種“內容導向”,政策目標應突出支持兩頭:一頭是積極參與數字化的傳統內容企業,一頭是積極參與傳統文化資源轉化的數字企業。

 

  六、關于對戰略性政策舉措的理解

  第一,實施數字內容創新發展工程、網絡內容建設工程。這些均屬于通過文化產業途徑,創新中華文化傳播、交流、貿易的戰略性舉措。

  第二,超前布局前沿領域。推進數字文化裝備產業、數字藝術展示產業、虛擬現實產業發展,積極參與數字文化領域國際標準建設等,充分體現出文化部對行業的預期管理,從而堅定業界創業創新的信心,激發社會領域的投資活力。

  第三,政府扶持重心應向國際競爭中的戰略性技術研發應用傾斜。數字化技術的快速迭代發展,驅動力主要來自市場利益,而不是政策扶持。政策扶持的重心在于關注國際競爭中的戰略性技術研發及其應用,并倡導和激勵政府、市場、社會達成共識,形成合力。

  第四,大部分數字化業態應主要由市場機制配置資源。《指導意見》梳理列舉出了目前所能觀察到的幾乎全部數字化業態。其實,在符合價值、內容導向的前提下,大部分業態可以由市場主體依靠市場機制配置資源,政策反而不必強化支持。數字化技術快速迭代發展的結果就是,今天政策提及的若干市場化業態,明天就可能被淘汰;今天政策沒有提及的若干市場化業態,明天有可能冒出一大批。


[作者簡介]畢緒龍,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學院科研處副處長、研究員,文化部優秀專家,文化體制改革與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專家委員會成員。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大全_99热这里只有精品国产_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