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人文天下》第9期(5月刊)總第119期 來源作者:畢緒龍 來源時間:2018-06-08 14:33:38編輯人:  發布時間:2018-06-08 14:33:38 瀏覽次數:

特色文化企業:既需要“抱團取暖”,又急需平臺服務

    一、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的戰略性

  在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氛圍中,2014年《文化部、財政部關于推動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對特色文化產業的布局,特別是配合國家重大決策部署做出的謀劃,對傳承創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優化文化產業布局、推動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發揮文化育民、樂民、富民的作用,具有戰略性意義。

  第一,作為世界上從未中斷過的文明,中華文化資源極為豐富、類別極為復雜,文化傳承創新既需要建設好宏大的中華文化基因工程,又需要尊重人民的首創精神,使全民族文化創造活力持續迸發。從文化市場角度來看,特色文化產業的發展在戰略上需要走“專、精、特、新”的現代小微文化企業與綜合性、帶動性、國際性的大企業協作配套發展的道路。

  第二,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路徑是依托各地文化資源、創造區域民族特色產品服務、提高市場化程度,包含文化傳承創新、文化公共服務、文化經濟發展三重功能。發揮好這些功能,就能促進全民族文化資源實現文化傳承具體化、公共服務特色化、日常生活審美化,也會避免產品同質化、內容空洞化和一味娛樂化,這是特色文化產業的戰略目標。

  第三,特色文化產業的“特色”既指產業發展所依托的資源特色,也指文化產品創作生產的特色,還包括產品市場運營的特色。這些特征決定了它需要堅守中華文化立場、堅持社會效益、堅持工匠精神、堅持文化內涵的內在品質和文化情懷。從長遠來看,特色文化產業發展在價值導向、文化熏陶、技藝養成等方面的功能和魅力將不斷釋放,在解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精神文化需求方面具有戰略意義。

 

  二、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目前要重點解決市場化程度不高的問題

  近年來,行政管理部門在發展文化金融、文化科技等方面不斷努力,在中央專項資金支持方面也有所傾斜,為解決特色文化產業發展市場化程度不高的問題出臺若干舉措。但從特色文化企業角度來看,目前仍然存在一些制約性要素。一是特色文化企業的市場主體身份轉化還沒有完成。一些企業對政策支持與企業內生發展的關系認識不清,很多企業有過度依賴政策、依賴財政資金的現象,市場意識不足。二是有一定市場意識的特色文化企業,由于規模小、產品單一、產值少、人才匱乏等原因,個體性成長比較緩慢,同時缺乏“接地氣”的平臺服務和支撐,看上去平臺到處是,但就是找不到、進不去,進去了用不上。由于無法獲得產業鏈各環節的市場服務,產品生產與營銷嚴重脫節。三是特色文化企業在跨界融合創造“特色”方面沒有開創出新局面、新空間和新市場,“硬性融合”比較多,“柔性融合”比較少,文化產品或文化元素的創造性轉化能力不強,持續創新能力不足。四是特色文化企業大多以內容產品為主,屬于業界所說的“傳統文化產業”,往往會在娛樂產品大銷大賣面前產生焦慮感。部分內容性文化企業盲目跟風,模仿所謂的商業模式、電商載體、自媒體傳播等,在“內容+載體”的產業發展中,內容創新相對不足。一些地方的特色文化產業園區有企業無產業、有企業無效益,展示多、交易少。

  

  三、特色文化企業需要“抱團取暖”

  從資源利用、企業性質、規模、特點等方面來講,“專、精、特、新”是特色文化產業發展的必由之路。特色文化企業既有較強的個性化特征,又具有同一類群特征,采取多種形式的聯合、合作具有相當廣泛的基礎。特別是內容性文化企業,大都專注于某一內容,如某一手工藝品、某一演藝門類、某一藝術門類。如果能夠通過不同形式“組合”起來,甚至可以形成文化生態“矩陣”,對克服自身散、弱、小,形成規模經濟、發揮綜合效益具有重要意義。舉例而言,一是同一區域或鄰近區域的特色文化企業,可以共同組織集成性的特色產品交流展銷,以產品豐富性擴大受眾群體豐富性;可以搭伙集中入駐旅游景區、歷史文化街區、特色小鎮或田園綜合體,形成特色文化產品“高地”。二是內容性特色文化企業與技術性企業,特別是互聯網新媒體企業,通過聯合合作,加強內容生產與傳播營銷的互幫互助,打通內容與渠道的隔閡,創造“雙贏”模式。三是特色文化企業通過企業聯盟等形式,組合成包含多個業態及其項目的聯合體,參與各地的經濟社會活動、節慶展覽、園區活動等。

  

  四、特色文化企業急需平臺服務和支持

  如果說“抱團取暖”是特色文化企業之間組合自身資源擴大規模效應的自我服務、自我發展的重要方式,那么專門為特色文化企業搭建具備產業鏈條各環節的資源、提供一站式服務的平臺,是目前急需開展的工作。

  就目前現狀來看,特色文化企業急需平臺類園區、綜合性服務機構的支持,期望能夠在資金、技術、人才、信息、產品、營銷等方面“各取所需”。目前,這類平臺型園區比較少,已有的該類園區框架性要素有了,但不太接地氣,真正能幫得上企業的地方不多,甚至有許多園區與企業爭利。從2017年獲得文化和旅游部國家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創建資格的十個園區的情況來看,平臺型園區有一定的占比。期待這些園區能在區域性平臺建設方面,特別是為特色文化企業提供綜合性服務方面有所貢獻。

  從央地兩級行政管理和產業服務角度來看,各地在發展特色文化產業方面,許多還停留在為單個特色文化企業提供杯水車薪的支持上,很難形成政策支持效應。傳統內容特色文化企業仍然沒有擺脫散、小、弱狀況,許多企業發展步履艱難,不少處于生存邊緣。各地更應重視平臺型園區等綜合性產業服務載體建設,通過集中服務的方式打開支持特色文化企業整體發展之門。

  有條件的相關機構,應配合特色文化產業政策的落實和特色文化企業發展需求,搭建特色文化產業聯盟等綜合性、公益性服務平臺,發揮在產業研究指導、人才培養、產業要素集聚等方面的作用,為特色文化企業“抱團取暖”提供服務。


[作者簡介]畢緒龍,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學院科研處副處長、研究員,文化部優秀專家,文化體制改革與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專家委員會成員。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大全_99热这里只有精品国产_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