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人文天下》2018年第6期(3月刊)總第116期 來源作者:郭齊勇 來源時間:2018-05-18 16:27:00編輯人:  發布時間:2018-05-18 16:27:00 瀏覽次數:

郭齊勇:陽明心學要旨(上)

王陽明的一生是短暫的,僅有五十七年,但他留給世人的財富卻是無窮的。陽明心學絕不僅僅屬于中國,也絕不僅僅屬于古代,其思想所煥發的光芒超越了時間和空間,深刻影響著中國乃至世界。

  

  一、“心即理”

  “心即理”是陽明心學的根本觀點。在陽明以前,和朱子同時代的陸九淵也主張“心即理”,故而有人把陸王的學問并稱為陸王心學。但實際上,陸九淵的“心即理”是通過體悟孟子而來,而陽明的心學則是通過和朱子長期對話,不斷體證、不斷探索而來的。


  何謂“心即理”?程朱理學主張向外去求理,將天理良心打成兩截。陽明則認為:“心之體,性也。性即理也。天下寧有心外之性,寧有性外之理乎?寧有理外之心乎?”這個“性”就是天性、天理,是天賦予人的善性。在他看來,父母身上并未蘊藏孝的道理,君王身上并未蘊藏忠的道理,同樣,朋友、老百姓身上也并未蘊藏信和仁的道理。這些道理都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因此,人不必求理于外。且此心不是肉團心,而是道德心、本心。本心就是一個,其在不同的情況下馬上就發而為仁、孝、忠、信的道理;反言之,這些道理不過是本心在發用流行中呈現出來的道德準則。每個人心中本來就具有敬老孝親、忠于職守、言而有信、仁民愛物等道理,才能事父母以孝,事朝廷以忠,交友以信,治民以仁。


  “心即理”的提出具有極大的思想價值。在朱子看來,“性”和“理”都是形而上的,而具體事物則是形而下的,形而上的天理依附于形而下的事物而存在,進而主張向外修養求理,即通過形而下的事物通達形而上的天理。但是,陽明的“心即理”打通了作為道德主體的人、形而上的天理以及形而下的萬事萬物之間的關系,將三者統合在本心之中。因此,他主張“只在此心去人欲、存天理上用功便是”,去掉人欲之私,不斷彰顯本心蘊藏的光明。


  《傳習錄》載:“身之主宰便是心,心之所發便是意,意之本體便是知,意之所在便是物。如意在于事親即事親便是一物,意在于事君即事君便是一物,意在于仁民愛物即仁民愛物便是一物,意在于視聽言動即視聽言動便是一物。所以某說無心外之理,無心外之物?!贝颂幍摹拔铩?,是與“心即理”的“心”關聯著的,“物之理”實際上是“心之理”在物上的落實,即道德原理與道德法則,而不是客觀知識性的理。這些道德原理和法則,只能來自于繼承了天性、蘊含了天理的本心,而不在物的自身?!靶闹怼甭鋵嵉绞挛锷隙闷湟司褪恰傲x”。因此,求義或者求理,就只能在本心上求,而不能在外事外物上求。為了避免將“義”看成外在性,同時也為了強調“義”和“理”本于“吾心”,陽明采取了“心外無物,心外無事,心外無理,心外無義,心外無善”等極為絕對的表達方式。


  “心外無物”并非是對事物客觀實在性的否定。以觀花為例,“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于寂”,此“寂”意指不彰顯,而非不存在,這首先就肯定了花的存在是客觀的?!澳銇砜创嘶〞r,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彼^“一時明白起來”,是指有了意義與價值,而意義與價值的賦予,則離不開“你來看”。你不來看,這個花與你的心無關,也就無法“明白起來”,自然沒有意義和價值;與此同時,你的心也不活動,沒有賦予任何東西以意義和價值,這就叫“同歸于寂”。只有你來看,賦予花以意義和價值,此花顏色才“一時明白起來”,花的價值和意義,由觀看者的心來賦予,與心不可分,所以“不在你心外”。


  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指出:“對于沒有音樂感的耳朵說來,最美的音樂也毫無意義?!边@是說,對于藝術的欣賞,只對具有審美能力的主體來說才有意義??梢?,陽明的“心外無物”并不是針對外界事物是否獨立于“吾心”而存在這類問題而發的,而是與他對“物”的特殊規定以及他的整個思想系統密切關聯著的。陽明討論的是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而非存在本身。存在是客觀的,但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則由人來賦予,如果離開了心,那就是沒有意義的世界,不是這個世界不存在,而只是僵死的存在。這是“心外無物”的根本意義,也是心學體系中心物之間的根本關系。

  

二、知行合一

  陽明曾言:“外心以求理,此知行所以二也。求理于吾心,此圣門知行合一之教?!笨梢?span style="color: rgb(84, 141, 212); line-height: 150%; font-family: 宋體; font-size: 16px;">,“知行合一”建立在“心即理”的基礎之上,“心即理”和“知行合一”并非兩個命題,實則是一個命題。


  從《傳習錄》來看,陽明在論及知行關系時,反復強調“知行本體,原來如此”。他有時又將“知行本體”稱為“知行之體”“知行體段”。“知行本體”包含兩層意思。第一,“知行如何分得開?此便是知行的本體”。這里的“本體”,就是本來面貌的意思,“知行本體”也就是指知與行互相聯系、互相包含、本來一體;知行分離,也就背離了知行的本來意義、違背了知行本體。第二,“‘知行’二字亦是就用功上說;若是知行本體,即是良知良能”。這里的“知行本體”,是指“良知良能”?!傲贾寄堋笔敲献拥恼f法,是指無需經過后天的學習、先天具有的道德認知和道德實踐能力,實際上也就是本心,就是“心即理”之心,或者叫“心之本體”。二者相較,后一種“知行本體”的含義無疑更為根本。只有理解了“知行本體”的兩層含義,尤其是后一層含義后,才能真正理解陽明的“知行合一”。


  知行之所以能夠合一,在于人自身就有“知行本體”。這個“知行本體”,既是“心即理”之心,也是“良知良能”。一方面,“心即理”表明此“知行本體”自身即為立法原則,賦予了事物以道德秩序與準則,所以要認識這個道理、要行這個道理,無需“外心以求理”,只需“求理于吾心”,從這個意義上講,知行統合于人的本心。另一方面,“良知良能”表明此“知行本體”本身還是道德認知原則與踐履原則,“見父自然知孝,見兄自然知弟,見孺子入井自然知惻隱,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見到小孩子要掉進井里了,人當下即起惻隱之心,當下即去援手相救,這就是“本心”的自然顯露和發用,就如同見漂亮的事物產生傾慕,聞到惡臭時自然感覺厭惡一樣,不需要摻雜刻意的思索,也不需要在思索之后再有意識地采取某種行動,從這個意義上講,知和行之間也沒有絲毫的間隔。這是道德的直覺、正義的沖動。正因為人有這樣一個“心之理”的心,或者“良知良能”作為人的知、行活動的根本依據,也就是“知行本體”,所以陽明才說:“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會得時,只說一個知,已自有行在;只說一個行,已自有知在?!笨梢?,知和行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既然只有“心即理”之心才是“知行本體”,那么,被物欲私欲所蒙蔽和隔斷的心當然不是“知行本體”。所以,陽明強調要“復那本體”,不可使此本體“被私欲隔斷”?!拔医裾f個知行合一,正要人曉得一念發動處,便即是行了,發動處有不善,就將這不善的念克倒了,須要徹根徹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潛伏在胸中?!狈彩恰爸斜倔w”所發出來知,則必能行,這就叫“一念發動處,便即是行了”?!安簧频哪睢辈粌H不是“知行本體”所發,反而遮蔽和隔斷了“知行本體”,只有將此不善的惡念徹底根除,才能“復那本體”,使道德認知和道德行為互相吻合,從而做到真正的知行合一。這是知行合一的本體論含義,也是根本含義。人有欲念是正常的,但是我們要用道德理性去克服自己的心魔,克服聲色犬馬的欲念。他深知“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要防患于未然,要從人的一點惡念處入手,不使邪念進入現實中為非作歹。


  陽明是從道德出發來討論知行工夫的,在他看來,知必須表現為行,能知必然能行。知與行相即不離,兩者是同一工夫過程的不同方面。“行之明覺精察處,便是知,知之真切篤實處,便是行。若行而不能精察明覺,便是冥行,便是‘學而不思則罔’,所以必須說個知;知而不能真切篤實,便是妄想,便是‘思而不學則殆’,所以必須說個行;元來只是一個工夫?!币话銇碚f,“明覺精察”是形容知的,“真切篤實”是形容行的,但陽明強調,人在知的過程中要抱有“真切篤實”的態度,在行的過程中要保持“明覺精察”,知不離行、行不離知、且知且行、即知即行,這樣的知才是真知,這樣的行才是真行。這是知行合一的工夫論含義。當代所言“知行合一”,已不是道德范疇、意義上的,而是社會實踐意義上的,這是今人與王陽明的根本不同。

  

(作者簡介:郭齊勇,武漢大學國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哲學史研究。)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大全_99热这里只有精品国产_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 在线